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SNH48的特殊粉丝感谢活动】(06)【作者:吃我一发460】
【SNH48的特殊粉丝感谢活动】(06)【作者:吃我一发460】
字数:60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

  「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络络和她家粉丝离开了客厅啊。没有窗户还行吧,毕竟有这样的现代化电力……哎?」

  话音刚落整个客厅就一片漆黑,所有的灯都熄灭了。刘增艳和眼前的男人大眼瞪小眼,在黑暗之中只能看见对方眼睛里的点点微光,再然后光再次出现,不是电灯而是蜡烛——在客厅里出现了一席及其丰盛的酒席,刀叉餐具一应俱全,那些食物看上去也很精致。

  「看起来可以吃些东西补充下体力。」

  刘增艳把可乐放在桌子上,她这次和粉丝一起出来活动什么东西都没带只带了三瓶可乐,在一天的活动中已经消耗掉了两瓶,只剩下最后的一瓶尚未开封的独苗被放在桌子上。

  「刘增艳你这大妈还是少喝可乐,这东西对身体不好。」

  「啊~~大名鼎鼎的黑粉陈南培竟然要我少喝可乐?你谁啊我为什么要听一个黑粉的话?」

  「可乐会加剧骨质疏松度,大妈本来就又矮又胖喝多了这东西怕是更矮更胖了,本来就长得丑再多喝点可乐就更丑了,将来嫁人都嫁不出去怎么办啊。」
  「呵呵,我乐意。」

  刘增艳和陈南培就这么对峙着,直到蜡烛突然熄灭,有一个模糊的女性人影出现在两人之间。不知道为什么,在既没有灯光又没有火光连月亮都照不进来的黑暗的室内刘增艳和陈南培都能看到那个人的轮廓。大概是嫌弃刘增艳动了她的食物,那个人影转向刘增艳,然后抬手抽了刘增艳一个响亮的耳光。

  刘增艳愣了好几秒,就在陈南培认为她会扑倒在地上嚎啕大哭的时候刘增艳竟然扬手给了那个人影一个耳光。这一个耳光打的也是相当的响亮,被抽的虚影似乎也被吓住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之后又一个耳光抡到刘增艳脸上,而刘增艳的反应也很快,几乎是瞬间就一个耳光反抽回去。

  接下来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就是刘增艳和那虚影不断的相互抽着耳光,黑暗的大厅里只有噼里啪啦的声音,陈南培瞪大眼睛看着眼前不知道是可笑还是可怕的一幕不知所措,直到刘增艳几乎是用尽了全力的一巴掌把虚影抽到了陈南培这边,看起来没有重量的虚影竟然将陈南培撞倒下。

  「被一个连我都打不过的女鬼撞倒了,真虚。」

  刘增艳冷笑着开始嘲讽,陈南培一个鲤鱼打挺就站起来,一脚将那个虚影踹回去:「虚的是你吧,跟一个被我一脚踢飞那么远的女鬼互抽耳光竟然讨不到便宜。」

  「呵呵,你这辣鸡。看着。」

  刘增艳劈手一个耳光将虚影抽得趔趄着晃向陈南培,陈南培也不甘落后一脚将其踹回去:「你这丑大妈抽了那么多巴掌还没我两脚管事,辣鸡。哎,虽然是大妈但女人就是女人,打架的话果然还是不行啊。」

  「呵呵,辣鸡,今天就让你长长见识。」

  接下来就相当精彩了,刘增艳和一个模糊的虚影扭打在一起,在打斗中刘增艳使出了自己练习多年的合气道将虚影像个沙包一样到处摔来摔去,当然那虚影也并不是甘心就这么被一个看起来很娇弱很无力的女孩子打败,她也在凶猛的反击,将刘增艳的衣服撕得破破烂烂,尽管是在一片黑暗中只能隐约看见一个模糊的人的轮廓和一个几乎是发光的半透明人形物体厮打在一起,陈南培听着衣服撕破的声音闻着刘增艳汗水的味道居然……硬了……硬了……

  尽管刘增艳的武力相当强大,那虚影的防御力似乎比她的攻击更出色,在折腾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之后虚影居然逆袭了刘增艳将她摁在地上,刘增艳伸手在桌子上一通乱摸拿起了一个东西,那是一个装着500ML红褐色液体的塑料瓶,看起来像是一个可乐瓶。没错那就是一个可乐瓶……拿到可乐之后刘增艳抡起可乐瓶就对着虚影的脑袋狠狠敲了下去,接连的几次重击让虚影似乎有些发懵,刘增艳趁机摆脱了她的控制双手抡起可乐瓶不断地砸在虚影头上,把她砸倒了之后果断骑上去再接再厉不抛弃不放弃继续用可乐瓶朝着那发光的脑袋上招呼,不知道砸了多少下,当可乐的塑料瓶终于砰地一声爆炸时虚影停下挣扎的动作,消散成点点光粒。

  在虚影消失之后,客厅几乎是瞬间又亮了起来。只是,不是灯光也不是烛光而是来自于自然本身的光——月亮。

  建筑物在快速消失,散成点点光辉,月光下陈南培看着刘增艳那张通红的小脸和剧烈着的胸口悄悄咽了咽口水,默念好几遍我是黑粉我是黑粉,眼看就要冷静下来的时候刘增艳突然微笑,一步来到他面前,伸手就掐住了他的脖子——见到刘增艳刚才把一个女鬼摔来摔去的场景之后陈南培一点儿都不怀疑自己如果不挣脱的话也会被当成沙包摔,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享受着和刘增艳的身体接触,不舍得推开她。

  「我记得你是学过跆拳道的吧。」

  虽然这么说……就算学了跆拳道,如此近距离被控制住也是要凉凉。陈南培挥手想要给这位大妈一个重击,伸出手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把她紧紧抱在怀中,呼吸着她的气息,两人的呼吸都越来越迷乱。

  「辣鸡黑粉,天天说刘增艳这么丑胸这么大还抱着人家不撒手。」

  「辣鸡偶像,突然就卡住粉丝的脖子要谋杀……」

  嘴上仍在争吵的两人身体却很诚实的靠在一起,在月光下静静安坐着。尽管陈南培在贴吧微博及一切可以使用的网络社交平台攻击刘增艳但每次能去现场的活动他从不缺席,能去的握手会也都去了,与一般的黑粉最大的不同就是虽然他号称是?佳佳的粉丝但是投给刘增艳的票比投给?佳佳多得多。说穿了,就是一个CP狗在偶像手撕CP之后的落差感罢了。

  轻轻的亲吻,迷醉的呼吸。

  陈南培勾着刘增艳的香舌贪婪吮吸着,他的手臂紧紧环抱住少女纤细的腰身,少女则闭起眼睛轻轻捶着他的后背似乎是抗议又似乎是撒娇。在亲吻中他的手也摸到少女的胸口,伸入到她的衣服里面。刘增艳没有穿内衣,陈南培的手直接握住了她柔软的胸部。

  「这是你一直很讨厌的巨乳,怎么样,摸起来感觉很好吧。」

  「这么大的胸,可惜脑子没有跟上胸的尺度啊。」

  「哎,是吗?虽然某辣鸡黑粉一直都跟着我喊戏多,握手的时候还不是抓着我的手舍不得放,抱着我的时候也是紧紧地只差把我的身体折断了。这么口嫌体正直的人一定不会是真正的黑粉,虽说CP粉是个神奇的物种但CP粉转变成唯粉也许是个必然的趋势,你说对吗,天天给我加戏的陈南培先生?」

  刘增艳轻咬了一口陈南培的耳朵微笑道。陈南培老脸一红想要说些什么却始终没能说出来,刘增艳也不再说话,只是温柔注视着他,在几十秒的寂静之后两人的嘴唇再度贴合到一起,轻柔的亲吻,等陈南培离开刘增艳温柔的小嘴时,透明的唾液在两人唇舌之间拉开,在月光下带着隐隐的光辉。

  所谓岁月静好,便是如此吧。

  总有那么一个人,你一直讨厌她,一直都不喜欢她所表现出来的样子,你认为她应该是更好,更美,更强的,她有强大的武力不应该会害怕一只老鼠,她喜欢喝可乐是个对身体不好的坏习惯,她每个月都有一次令人窒息的操作,她偶尔行使副队长权限还会因为脑容量不够变成吃人血馒头,这样的糟糕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她的一举一动都让你气愤,因为你觉得她不是这样的人,她不该一直犯如此低级的错误,所以你讨厌她,你会出现在你可以出现的有她在的一切场合对她进行当面攻击让她来记住你,你会给一边在她的微博下面留言喷她又胖了胸大无脑一边发私信给她让她注意管理身材,自从饭上了她之后你的整个人都像是精分了一样。

  你很讨厌她,你一直都是这么说的——可是在花钱投票的时候你管不住自己的手,刚领的工资怎么就手一抖都扔进去了呢?一有她的握手怎么就以最快速度跑过去了呢?她一有智障操作是你最开心的时候,你开始在贴吧在微博在知乎疯狂带节奏黑她,可是为什么每一次黑的重点都是颜值年龄胸这种非常具有主观性的容易引起争议甚至容易引起吃瓜路人对她产生好感的的话题呢?就算是一直不承认喜欢她,在心底你其实也是早就认可了她的。你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让她变得更好,只是选择了这么一种会让她讨厌的方式。

  等到有这么一天,你真的拥抱到了她,真的和她唇齿相依,一直以来构建的讨厌她的假象轰然崩塌。

  「我……才不会喜欢你这种大妈……」

  垂死挣扎的陈南培解开刘增艳的衣服,月光下那对洁白的乳房泛着玉一样的光泽,两颗红艳艳的乳头早已挺立起来羞怯等待着口嫌体正直的男人品尝。陈南培看着这对美得让他失了神的玉乳,犹豫了好一会儿硬是没敢伸手,直到刘增艳忍住笑牵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让他用手掌心感受自己那对丰乳顶端挺立起来的乳珠顶着手掌的愉悦。

  「没有人会看到这一幕的,放心吧,辣鸡刻薄粉。这个鬼屋不是预先的场地,摄像器无法使用,不管发生了什么,外界都无法得知具体的内容……所以……」

  刘增艳突然就把陈南培摁倒在地上三下五除二就扒光了他,在陈南培一脸震惊没缓过来神的时候就坐在了他身上,握住他坚硬的阳物在自己腿间轻轻摩擦,让敏感的龟头感受自己阴唇的柔软和温暖。陈南培老脸瞬间通红,被一个女孩子掐着脖子摁在地上挑逗实在是太丢脸了,他想要摆脱这种对自己不利的局面,可是他舍不得。虽然这么说很打脸,但他真的挺享受的,龟头和刘增艳的阴唇每一次摩擦都让他的两腿轻轻颤抖。

  「想要插进来吗,辣鸡黑粉。」

  「才不想……」

  「哦?那算了。」

  刘增艳竟然真的要起身,陈南培这下真的慌了:「哎你怎么这样?!!这剧本不对啊?」

  「辣鸡黑粉,现在你已经被我控制住了,不说出你心底的真实想法我可不会放过你的。」刘增艳微笑着俯身在他耳边低声道。在陈南培心思变动之前她又恢复了方才的坐姿,一对雪白美乳波涛涌动,陈南培抓着她的巨乳爱不释手,真想把它们吃下去。

  「说吧,辣鸡黑粉,说你想要操我,不然是不会让你动的吆~~我知道我的天字第一号大黑粉陈南培会跆拳道所以还是先压制住比较好,这样就可以保证不说出来的话我就这么用蜜穴撩拨你就是不让你插~~哈哈,这感觉真是太棒了,占据主动地位的感觉真好。」

  「我……我想操刘增艳。」陈南培放弃治疗自暴自弃一般道,「我想插刘增艳的小穴,想要用我的精液灌满刘增艳淫荡的小穴和子宫!」

  「乖~~」

  刘增艳坐了下去,硬挺的阳具终于顺利进入她早已湿淋淋的蜜穴,炙热紧致的肉壁紧紧缠绕着侵入体内的肉壁,刘增艳发出一声蚀骨的媚叫,这一声叫得陈南培肉棒一抖差点一秒缴枪。刘增艳的手放开了对他脖子的钳制转而支在他的胸前撑着自己的身体不断起落,肉棒顶端一次又一次被强力吸附的舒爽感让陈南培也忍不住发出欢快的叫声。

  「辣鸡黑粉,你也爽的叫起来了。你都插过几个偶像的小蜜穴啊。」

  「……我啊,可多了。像?佳佳陈音……」

  刘增艳突然就笑了。

  「骗子。」

  「啊?啊啊啊等一下锅儿你不要这么快我我我我要射了!!!」

  「你这个披着仓鼠皮的辣鸡锅推,接受刘增艳的正义制裁吧!今天刘增艳就要替天行道吸干你这垃圾黑粉!」

  原本只是一条粉色肉缝的蜜贝被巨大的肉棒撑成了圆洞,蜜穴外围在与肉棒不断的摩擦中兴奋变得鲜红的花瓣无力地夹着坚硬火热的肉棒,红色和黑色如此自然地衔接,随着肉棒的抽送蜜贝边缘处的嫩肉不断被带出来又被推进去,刘增艳开始还能坚持着用手撑着男人的胸膛浪叫,很快的就无力再支撑,趴在男人身上只剩下娇喘的份。按照常理她刘增艳的体力比起普通女孩子要强太多了不至于这么几下就无力,但在做爱之前她还和一只不知道哪里的女鬼打架打了半个小时消耗了几乎全部的体力,这使得她短暂维持的优势在四十几个抽插之后就荡然无存,虽然她仍然伏在男人身上但此刻主动权已经是完全丢掉了。

  陈南培扣住刘增艳的细腰将她举起来再重重插下,摇晃着刘增艳的身体,使得肉棒伸入到蜜穴的内部,龟头可以接触到她蜜穴深处的每一寸肉壁。一股股的爱液从刘增艳兴奋的子宫中流出来,温柔的洒在肆虐的龟头上,顺着笔挺的肉棒在猛烈的抽插中被带出体外,两人的交合处被刘增艳的淫水淋得湿了一大片,连身下的草地都受到了女神的恩泽。

  「辣鸡黑粉~~啊~~~好爽~~~辣鸡黑粉~~操得我好爽~~~」
  少女单薄的身体随着男人肉棒有力的抽插也在前后晃动着,一头长发瀑布般散开,在月光照耀下反射着神秘又美丽的光芒,迷醉的神情,脉脉含情的双眸,轻启的红唇,随着抽插不断甩动的白润玉乳,她看起来像是误落凡尘的女神。
  这便是月神吧。最好的偶像,最美的女人,最可爱的……

  肉棒在刘增艳的蜜穴里越来越热也越来越粗,每一次抽插都狠狠刮着蜜穴内部的嫩肉,重重顶着最脆弱的花心,而每一次龟头造访花心时都会被可爱的子宫口热情挽留,在无法言喻的舒爽中刘增艳感觉自己全身骨头都要化了,而陈南培也在这种激烈的快感中力气快速流逝,几乎不能再抓住少女的细腰,他的肉棒在剧烈的跳动,他能感觉到,被肉棒抽插享受着快感的少女自然也感受到了。在最后几轮抽插之后陈南培一声低吼,将刘增艳的身体尽可能高的举起又猛然落下,肉棒顺着惯性一杆到底,颤抖的龟头一口气撞进花心进入到子宫中。从未被如此侵犯的子宫传出巨大的舒爽和痛楚,刘增艳的头猛地扬起,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在她尖叫的同时陈南培也控制不住精关,将浓郁的精液一股脑射进那渴望着被滋润的子宫深处。

  「大妈锅这就已经虚了啊。」陈南培搂着在自己怀中娇喘轻泣的刘增艳,嘴上还是毫不留情,但肉棒还不舍得退出她火热的蜜穴。刘增艳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反驳道:「倒是你,才一次就不行了,这才是真虚吧?别想这么算了,今天不把你这个辣鸡黑粉榨干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丑锅还想榨干我,算了吧。我怕你小小的子宫被我撑爆了,到时候我身上可就背上人命了。」

  「呵呵,我刘增艳今天就是要用这小小的子宫把你抽干,倒是你虚的让我不敢使出真本事,万一明天朝日新闻出了头条一男子在冲绳全身赤裸肾虚而亡我就变成国际通缉犯了。」

  两人一面继续争吵一面恢复体力,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在这个无法被现代科技所监测到的未知能量构造出的世界里,到底是偶像榨干了粉丝还是粉丝操服了偶像没有人知道,只是在这天的活动结束之后刘增艳足足有一个月没有参加任何集体活动,她的天字第一号黑粉陈南培也有一个月没有出现在剧场,应该算是……两败俱伤吧?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