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禁忌游戏】(06)【作者:高歌曼舞】
【禁忌游戏】(06)【作者:高歌曼舞】
字数:41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禁忌游戏】6

  小张,张博文是我高中的死党,现在在北京当网警。其实很多人都不太了解网警真正的实力,这些人不仅负责处理网络犯罪,而且因为维稳及追捕犯罪嫌疑人的需要,他们可以找出你用过的每一个聊天、社交、论坛账户,你在网络上发表的每一条消息和文章,你常去什么网站,下载什么内容,看什么电影,网购什么商品,甚至所有关于你的照片,哪怕是那些加密过的相册。

  所以如果需要查某人的底细,找张博文是绝对没错的。其实我个人很少有需要向他开口的事情,毕竟我在商场上不那么活跃,也没必要暗地里调查什么人。但当我有次和老爷子提起这位曾经经常来我家玩的高中同学后,张博文就成了方家的「御用情报挖掘机」,要知道一个人可以改身份证户口护照等官方文档,但他在网络上留下的痕迹却从来不会说谎。比如说,一个持有斯坦福大学本科文凭的应聘者,却在美国某野鸡大学的论坛上频繁发帖讨论课程及作业,那他这个斯坦福的毕业证还能是真的吗?

  近几年来张博文从方家收了不少礼,再加上老爷子在政府机关里的老朋友们对小张的「特殊照顾」,这小子不仅赚得盆满钵满买了房子娶了老婆,而且还如日中天的一升再升。所以这次我请他出马查一查张扬和谢婉男友的底细,他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老公?你起来啦……要不要出来吃早点?」宁筱送张扬走了之后,便跑到我的卧室来了。

  「你做给你张哥的早点,我干嘛要吃?再说有些人折腾了一晚上,害得我孤枕难眠的,这会可没胃口吃。」宁筱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小睡裙,头发盘了起来,脸上有些红晕。

  我平常很少吃早点,筱儿也就没再劝我。「你都听到啦?还不是怪你把我送给别人,还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哼!」筱儿的脸越发红了起来,一如今早的朝霞。

  「哟哟哟,也不知道昨晚谁躺在她的张哥哥身边扭来扭去的说自己还要还要的。」我刻意模仿着张扬的语气。

  「你滚远一点啦,讨厌死你!我要去补觉了!」筱儿娇羞的神色让人着迷,恼怒的神色也让人着迷,不过最让人着迷的,是她娇羞无限时假装恼怒的样子。
  「还想跑?你给我回来!没看到你老公这会饥渴难耐呢吗?快过来趴下,大屁股撅起来!」我又模仿了一句张扬的原话,用指头指了指我睡裤搭起的帐篷。
  筱儿回过身来顺着我的手指望了一眼我那怒发冲冠的鸡巴,抬起头来冲我做了个调皮的鬼脸。

  「筱儿可是有男朋友的人了,我好爱好爱人家的老公呢。方哥请你以后自重一些,我们可是室友关系,你总是这样的话,让人家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多尴尬呀?」筱儿故意用嗲到夸张的声音说着,一边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翘起了腿,挑逗的看着我。

  我知道,如果我这会冲过去抱住她来个霸王硬上弓,她绝不会不愿意。毕竟宁筱这段时间不和我做爱的原因是因为她心里爱的人是我,她怕万一和我做了便没心思和张扬恋爱了。但现在两人好事已成,自然再没有这方面的顾忌了。
  筱儿侧脸看着我,一只手伸出食指搭在自己饱满红润的唇间,另一只手抓着自己睡裙的裙摆,「方哥,我老公一走你就勾引我,弄得人家心好慌呀,你听,」说着,她用那只本来抓着裙摆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裙下的黑色内裤若隐若现,「砰、砰、砰,跳得好快呢。」

  如果说我刚才是饥渴难耐,此刻便是十倍的欲火焚身。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一跳一跳抗议着的鸡巴和浑身颤抖的燥热。我转过头去闭上眼睛,不敢再看。方宇音,你是要她阴道里的温暖滑腻,还是要更多更致命的刺激?

  我选择了后者。「昨晚你跟他都是怎么做的,给我讲讲。」

  筱儿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失望和…戏谑。「想听呀?昨晚还没听够吗?那你等着哈,我一会过来给你讲。」说完,像少女一样一蹦一跳的回房去了。

  这丫头,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我脱掉了睡裤,躺在床上等着。想要刺激,尤其是致命的甚至禁忌的刺激,耐心是必要的。

  十分钟后伴随着高跟鞋在木地板上撞击的哒哒声,宁筱回来了。

  她换上了一件黑色的紧身连衣裙,露肩的裁剪,蕾丝的衬边,胸口是透视的黑纱材质,裙子紧紧裹着她丰满的屁股,裙摆只覆盖到了大腿根部。她腿上穿着一双超薄的黑色丝袜,脚上是一双黑色金边的高跟鞋,整套装扮性感到让人喷血。
  我用左手扶住了暴胀的鸡儿,上下撸动起来。挑逗我的技术,宁筱天下第一。
  「好看吗?你不是让我穿齐b小短裙和黑丝高跟的嘛,我昨晚没穿你是不是特失望呀?」筱儿放下了盘起的长发,亚麻色的波浪大卷散落在她的香肩和胸口。
  「其实我和我老公回房以后我就把这身换上了。谢谢你呀方哥,我老公也特别喜欢呢,一整晚都不让我脱下来。」筱儿在原地滴溜溜转了一圈,一边给我展示着她性感的着装和完美的身段,一边轻声细语的说着。

  「筱儿穿成这样本来只能给我老公看的,不过方哥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我就穿出来让你看看吧。方哥~我这样,性感吗?」筱儿保持着与我的直视,慢慢坐在了我对面的椅子上,挺着胸,翘着屁股。

  「性感…」宁筱再一次用实际行动提醒了我,为什么会对她如此痴狂。我的呼吸粗重了起来,鸡儿在手中继续暴胀着。

  「方哥喜欢就好。这样会不会更性感一点?」筱儿缓缓地张开了双腿,露出了自己的私处地带。丝袜的裆部已经被撕开了,里面却没有穿内裤,粉色的阴唇隐约可见。

  「人家刚买来的丝袜,昨晚就被我老公撕成这样了,以后还怎么穿嘛?」筱儿伸手慢慢放在了自己的小舌头上,轻轻一摁便仰头长出了一口气,「啊~感觉我昨晚被我老公玩坏了都,做了那么多次,还是想要。」

  「啊…方哥你不是想知道…我老公昨晚是怎么干我的吗?就是这样干…呀…」筱儿清楚在什么阶段需要给我什么样的刺激,她在自己的小舌头上揉了一会后,将一根手指插进了自己的阴道里。

  「老公也不让我脱衣服,鞋子也不能脱…啊啊…丝袜…」筱儿的手指抽插起来,速度很慢。

  「丝袜也不能脱…筱儿问他那怎么…插进来嘛」

  手指的速度快了一些。「他就…呀…撕开了筱儿的丝袜…直接…嗯…就插进来了…啊啊啊…」

  两根手指。「好大…好舒服…前半夜…都是…嗯…筱儿主动…他干了人家两…两次后…就…」

  三根手指。「就开始用各种…啊…各种姿势…疼爱人家了…老公你的鸡鸡好硬…好硬呀…人家又要来了…」

  筱儿粉嫩的阴唇泛起了水花,随着手指的抽插贪婪的蠕动着。「不知道为什么…老公都…呀…都不用前戏的…筱儿一看到他…就…啊啊…就湿透了…筱儿喜欢老公假装…假装无所谓的样子…」

  她停下来,睁开水润灵动的双眼看了我一眼,起身跪在了椅子上撅起屁股对着我,一只手从身子下面穿过来,又插进了自己阴道里。

  「老公越不在乎…啊…筱儿就越主动…越…呀呀呀…啊…越舒服…」

  筱儿的屁股随着自己手指的抽插,晃动了起来。「越想…伺候老公…让老公舒…嗯…舒服…把自己全给他…啊…嗯…从后面插筱儿是不是…呀…是不是特别舒服呢…老公…」

  筱儿开始剧烈的喘起气来,我知道她快高潮了。而我也死死盯着筱儿,撸动鸡儿的手加速起来。

  「筱儿的屁股…大不大…啊啊啊…呀…老公…不行老公…我来了…来了来了…呀…啊…」

  筱儿疯狂的颤抖着迎来了她的高潮,那诱人的喘息和晃动着的丰臀让我的鸡儿蠢蠢欲动,马上就要射了。

  筱儿从高潮的余韵中稍作休整,站起身来看着我打飞机,媚眼如丝。

  「昨晚我和老公做了五次,虽然筱儿想让他射进去,可他一次都没射进来过。」筱儿可爱的嘟起了嘴。如我所说,宁筱很乐意在做爱时说一些有情趣的话。现在看来她不仅仅是乐意说,而且还说得让人欲罢不能。

  「他都射在了筱儿的屁股上呀,肚子上呀,腿上呀,嘴巴里呀,就是不愿意射在人家里面。」筱儿一边说一边在衣服上和丝袜上找张扬射的精斑,找到了还不忘指给我看。

  「筱儿的妹妹里好想要老公的精精呀。筱儿想怀上老公的孩子,给他生小宝宝。老公~」

  最后这声老公是在叫我。我看着重新又坐了下来的筱儿,手却根本停不下来,我马上要射了。

  「老公…昨晚张哥要了我的身子,我已经是张哥的人了。我想和他结婚,我想嫁给他了。我们分手吧,好不好老公?」

  虽然明知道筱儿是在故意增添情趣,但这种刺激却突然间占领了我整个大脑,全身上下都似乎被席卷在了这场叫做高潮的风暴当中。随着我几声闷哼,手中的鸡巴前所未有的坚挺,一股一股喷射出白色的浓液。

  筱儿依旧坐在椅子上,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这根曾经每日在她体内抽插的鸡儿一跳一跳的往空气中发射。

  「舒服吗老公?」筱儿一边看着我擦拭鸡儿,一边问道。

  「嗯,我的筱儿现在也会发嗲了,差点肉麻死我了。」我略带戏谑的看了看筱儿,她此刻侧身坐在床边,脸色略带红润。

  「那不是为了让你舒服嘛,你还笑我!」筱儿低头整了整裙子,接着说,「我刚才说的有些话…老公你别当真哦…我就是故意刺激你的…」

  我伸手轻轻捏了捏筱儿的鼻子,「我知道。爱妃做的很好,朕今晚就在留你在此过夜吧。」我温柔的冲筱儿笑了笑,抬手示意她躺在我怀里。

  也许是因为刚才那些「过分」的话,筱儿想补偿我,也许是因为我们两很久没有同床过了都有些怀念,我们就这样在我的房间相拥而眠了。

  这一觉补到下午三点了才醒来。筱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床,这会在外面收拾房间。我一边伸着懒腰一边感慨大周末的也没能给鸡儿放一天假,突然电话响起来了。

  「头儿,什么事?」我迷迷糊糊接起了电话。

  电话是黄石打过来的,他是我在奎士通的组长。

  「你他妈的还睡觉呢?Indigo最后一次提交的代码是你写的吧?他妈的什么狗屁玩意?你还想不想干了?」

  劈头盖脸挨了一顿莫名其妙的骂,我的好心情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如果不是刚醒来反应还比较迟钝,我应该已经和黄石对骂起来了。毕竟我再能隐忍,也不会允许别人这样骂我。

  「你他妈的赶紧给我滚到公司里来,今天项目上线的时候全他妈垮了。因为你写的代码,现在半个公司的人都在这里加班忙活,你他妈还好意思睡觉?」
  黄石没有留给我说话的机会,直接把电话挂掉了。我坐在床上叹了口气,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

  Indigo是我们奎士通主打产品的开发代号,最后一次代码提交应该是我做的没错,可是我自认为绝对不会有问题。听黄石的意思今天有人加班给客户更新产品的时候崩掉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无奈起床穿衣收拾,给筱儿打了招呼就赶去公司了。总之,到公司再说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