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色狼同学】(09-10)【作者:641498888】
【我的色狼同学】(09-10)【作者:641498888】
字数:94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

  内裤上方是透明的纱料,妈妈中间厚黑杂乱的阴毛好不保留的呈现在摄像机前,张三的双手顺着妈妈的腰间向下摸到妈妈的大腿两侧上,然后托起妈妈的双腿,向两边分开,李四激动的连续按着照相机的快门。

  咔嚓咔嚓的声音不断回荡着。

  张三妈妈雪白的大腿根部及窄小的黑色内裤,然后向上拉了一下,当拉动的时候,妈妈平整的内裤布料中间凹陷一道细缝儿,很快那条细缝儿被妈妈体内的爱液打湿了。

  张三一手玩着妈妈的奶子,另一只手向摄像机前竖起中指,然后放在妈妈湿透的内裤凹陷的缝隙上,隔着内裤,来回轻佻我妈屄。

  「噢!别弄了老公,上我,我要你!噢噢噢!别这样欺负我呀!」

  虽然对方没有真正的深入抚摸,但隔着薄薄的布料就能让妈妈淫水不断外流,骚水已经在倒三角的底端溢出了。

  妈妈内心挣扎着说,老李不行了,我真的对不起了,他摸的我比你还想要,求你原谅我吧!想到爸爸,妈妈如同熟透了的红苹果脸多了几滴水珠。

  「啊!别啊!快!噢……不行的,这样要尿啦……啊呀……快停……下来……噢噢!」

  妈妈抖动着屁股,张三的色手,就在妈妈胡思乱想期间,已经伸进妈妈的内裤,摸得那幽谷深处,竟探得幽谷伸出流出的小溪。

  张三把手掏出来,手指上流着妈妈体内的山泉,兴奋的舔着手指,然后双手扒掉妈妈的内裤,挂在妈妈红色的高跟鞋上,让妈妈的双腿贴在胸前分开,就见妈妈的小穴紧紧的闭合着,肤色虽然不如大腿根部,有点暗红,但中间缝隙确实粉嫩,这是我第一次观看妈妈的屄,受不了的对着玻璃那方妈妈被扒开里面粉色的屄上撸射着,如同重返桃源洞一般,真想不到妈妈1。77的个子,屄这么窄小紧凑,我真是从这里生出来的吗?

  咔嚓!咔嚓!

  照相机对着妈妈被扒开的粉屄来了几张特写,妈妈屄洞大开,里面不断的流着爱液,张三无名指和中指一同插进妈妈的小穴里来回快速抽送,指奸我妈屄,没有了起初的怜香惜玉。抠的妈妈的小屄咕叽直响抠的妈妈不断的摇头喊叫:
  「啊……又要尿啦!求你别这样呀!」

  那张三知道妈妈又要高潮,手指深深插入后,在妈妈阴道里向上勾火,要彻底消灭娘子军,那娘子军禁不起敌军的机枪扫射,最后一道防线被攻破,只得大开闸门投降敌军,投降之前放开洪水,寓已水淹七军之意。

  「啊!尿啦!死啦死啦!」

  张三不顾及妈妈的死活,就算娘子军缴枪也要勾火,抠的妈妈胸前两只大奶子不断的晃动,如同惊涛骇浪之上飘起的两只皮球前后左右的迷失方向的摇摆,从妈妈阴蒂的下方喷出一道清泉,配合着敌军的勾火,喷泉就算断档后,很快又喷出几波。

  张三的手和手臂上流满了娘子军的战利品,当放过对方弹药库的时候,两扇门紧紧关闭,随时保护着女主人宝贵的圣地。

  看着紧闭的花瓣上还不断的渗透花蜜,张三知道是时候了,快速的脱掉裤子,掏出粗大的核武器,双手在妈妈的黑丝袜上摸了许久后,分开她的双腿,对准那伪装不接客人的花瓣说:

  「注意台词!」

  妈妈期待的同时,嘴里恩了一声,接着叫了起来:

  「好涨!到底啦!」

  那张三憋了好久,顾不得那么多,趁妈妈放松之际,一下到底。

  「啊!赶紧,我肏!这娘们跟大姑娘似的,台词啊!」

  妈妈本以为天下男人唯独小峰的鸡巴最大,没想到进来的这枝也到了底,夹着双腿说:

  「你……你是谁?你不是我老公,你是谁?」

  妈妈有气无力的说着。

  「是不是我的比你老公的大呢?」

  张三拿掉妈妈的遮眼布。

  妈妈被灯光刺激的睁不开眼睛,问道:

  「你?你怎么蒙面呀?」

  张三笑道:

  「说正题!」

  「你?你快拔出来,我是你的阿姨,你同学的妈妈。」

  「不,阿姨!我的鸡巴放进去好舒服,阿姨的里面好烫。」

  「快出去,不然告诉你强奸了。」

  张三用力抓着妈妈的奶子说:

  「是阿姨一直叫我老公呢,就做一次,保证不告诉叔叔呢,你看刚才阿姨还不是被我玩尿了呢,沙发都湿了一片呢。」

  张三适应了妈妈身体里的热度及紧度后,缓慢的抽插起来。

  「啊!好大,那说好不告诉你叔叔的,就一次……啊。」

  张三拔出鸡巴,然后用力一顶,就见他的屁股上深陷两道肉坑。

  「啊!别这么大力,太涨了。」

  妈妈皱着眉头表情很痛苦的样子看着他,看来对方的粗大枝她还没我完全适应。

  张三兴奋的在妈妈红色的高跟鞋上及黑色的丝袜上舔着,小幅度的边肏边问:
  「阿姨真骚,是我的大还是你老公的大啊?」

  妈妈下身被顶撞的火辣辣的,呻吟着说:

  「噢!顶的太深了,是你的。」

  「是吗?」

  张三抗起妈妈的美腿,然后蹲在沙发的扶手两旁,解开妈妈背后的双手说:
  「是什么大呢?」

  此时他的鸡巴深深的插在妈妈的小穴里轻佻着,妈妈粉色的阴阜一直连着菊花好看极了。

  「是……」

  妈妈不接下来怎么回答,因为剧本就是个荒唐的肉戏,纯属个人爱好。
  「自由发挥,是什么大呢阿姨?」

  「是你的阴茎。」

  妈妈羞愧的把头转向一边,她感觉到对方蹲在沙发扶手上,压力全部倾向于她的身体里,好似又深了一些,已经触碰子宫了。

  张三慢慢的肏干着妈妈说:

  「阿姨,这里没有别人,别那么文邹邹的,说的淫荡点,我的什么比你老公大?」

  「啊!太……太顶啦……是……你的……你的牛子……比老公的大。」
  蹲在沙发扶手上的张三,如同轮着铁锤一般在空中飘荡着,他缓慢的抽出一大截,只把龟头留在妈妈的体内,浅肏了四下后,一杆进洞,房间回想起啪啪的声响。

  肏的妈妈嗷嗷直叫:

  「别呀……太大了……要被干……干穿啦……啊……不……行呀。」

  张三喘着粗气,咬紧牙关,尽量不去感受身下娘们屄里的柔软,叫道:
  「阿姨!我的大牛子厉不厉害?」

  妈妈的两个奶子已经被他的色手抓得充血,两个奶子跟肌肤成了红、白鲜明的对比。

  「啊……太……太厉害了……阿姨……阿姨被你……被你干死了……啊……不要啦……死啦……」

  妈妈忍受着身上男人的猛干。

  看到妈妈痛苦的样子,张三把鸡巴抽出,拉着妈妈,妈妈不解的看着他,随后,张三握着粗大的鸡巴抓着妈妈的头,妈妈看着对方比小峰还粗的鸡巴,又怕又爱,马眼处流着精液,妈妈闭上眼睛,撸开包皮,把龟头含在嘴里,妈妈的两腮呈现两个小肉坑。

  张三啊的一声,摸着妈妈的长发说:

  「想不到阿姨含鸡巴的口活这么好,快,跪在沙发上,我要肏你。」

  妈妈以为对方受不了,快射精了,就听话的如同小母狗一般,跪在沙发上,双手扶着把手,把屁股掘起来,这样的姿势不用说,就是让男人肏的,张三激动的靠了过来抓着妈妈的屁股说:

  「阿姨好骚,真是欠肏货。」

  大鸡巴对准妈妈的屄,然后一用力,就见张三的屁股上,深陷两个肉坑。
  「啊!阿姨的屄里真舒服。我感觉整个人都钻进阿姨的屄里了。」

  张三闭着眼睛,抓着妈妈的屁股,强忍着射精的冲动,大力肏干起来,每一次的冲击,他的两个睾丸撞在妈妈的菊花上,都会发出清脆的响声,妈妈之前虽然有过两个男人(爸爸和同学小峰)但他们从后面进来,每次都是很快的缴枪,因为妈妈雪白丰翘的臀部,让之前的两个男人难以招架,而身后的男人,除了勇猛以外,却异常的坚硬持久,干的妈妈竟有再次高潮的迹象,妈妈咬着散落的长发,指甲深陷在沙发上,随着身后男人的猛烈轰炸,妈妈胸前的两只巨乳前后摇晃起来。

  「肏、肏、肏」

  张三肏着妈妈的屄,两手把妈妈的屁股抓得红润起来,大鸡巴插进妈妈的屄中,没有一点缝隙,张三肏干800多下后,把妈妈的裙子向腰间推了几下,双手狠狠的抓着妈妈胸前晃动的巨乳,当感受到插在妈妈阴道深处的龟头,受到花蜜的滋润,及手掌大波的柔软,张三从来没有肏的这么爽过,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汗水打在妈妈白色的裙子上,妈妈屁股都被他压扁了,受到猛烈的攻击,妈妈终于忍不住的被张三肏的熬熬叫:

  「啊……好大……要穿……啊……快……停下来呀……要死啦……要……被你……干死啦……求求你……放过阿姨……啊……真受不了你啦……」

  妈妈夹紧双腿,虽然沙发很柔软,但妈妈已经跪在上面近30分钟了。
  「噢……阿姨的屄好舒服,阿姨……我肏你屄舒服吗?」

  此时的张三已经无法控制弹药库了,色手把妈妈的奶子抓变了形,妈妈被他肏的全身无力,喘着娇气的说:

  「啊呀……阿姨被……被你……肏死啦……」

  真想不到平日端庄的妈妈,竟然配合着色狼说这样的话。

  其实妈妈是被同学小峰特意调教出来的,我们在以后的文章里会细说。
  听到胯下美人如此骚浪的声音,张三快速的在妈妈屄里肏干200多下,一声底吼随后跟着妈妈一起达到顶峰,无数发炮弹射进妈妈身体的最深处。

  「啊……丝……」

  妈妈身体不断的抽搐着,他……他怎么这么能干?我被他干的不知道多少次高潮了。天!他真的快把我肏死了,妈妈内心想着,高潮后的妈妈全身无力,屁股和奶子都被张三抓的充血,张三射精过后,并没有把鸡巴在妈妈的屄里抽出,他贴在妈妈后背上,摸着妈妈的奶子,吻着妈妈裸露的肌肤,试图让插在屄里的鸡巴重振雄风,无奈日夜纵欲过度,败在阵来。随着鸡巴在阴道里的抽出,妈妈的两片花唇在40多分钟后,终于得到闭合,紧紧的关闭主人的大门,如果不是从缝隙中流出白色的精液,任谁也看不出妈妈的屄,刚刚被人肏过。

  张三拉起妈妈,让她去洗手间沐浴,准备接受李四的惩罚,妈妈躺在浴室里,很害怕接下来的事情,下体被粗大的鸡巴干的火辣辣的,妈妈捂着阴部,慢慢的揉搓着……而屋外的张三还在揉着鸡巴意犹未尽。

  「卧槽!这小娘们肏一次死也愿意,峰哥!什么时候能让我肏一宿?」
  小峰回看着录像,撸着鸡巴说:

  「放心,这次不是哄骗她让哥几个肏一次吗?以后她会乖乖的听咱们话的。」
  李四不耐烦的说:

  「肏!洗澡这长时间?我可受不了啦!」

  他敲着洗澡间的门,不一会儿,妈妈从洗澡间里走出来,全身只披着一件白色的围巾,围巾勉强的盖住三角地带,光滑雪白修长的大腿暴露在众人视线中,乌黑的长发湿漉漉的,全身染发着沐浴的香味,如同水出芙蓉,妈妈修长的美脚的脚趾上,涂着一层红色的指甲,看得那张三,软下的鸡巴瞬间起立,向女主人再次示好。

  那李四哪里受得了,激动的说:

  「小娘们真俊儿,快坐在沙发上看剧本。」

  妈妈已经被张三肏的不知死过多少回,如今看到李四高大又雄壮,妈妈害怕起来,真不知道能否抗住这么雄壮的大汉,禁不禁的住他的压呢,妈妈满脸微红,高潮尚未褪去,沙发上还残留着刚刚激战的淫水,坐在上面,妈妈已经很紧张了。毕竟对方不是向小峰那样尚未成熟的孩子,而是生龙活虎的小伙子,妈妈不知道对方到底有多久,只能默默的尽量配合,希望早早结束。

  原本李四为妈妈准备了一套职业装,但他发现沐浴后的妈妈,更加的雍容尊贵,天仙的姿色,魔鬼般的身材用不上在她身上修饰了。

  李四看着妈妈雪白的美腿,鸡巴翘的老高,如今为止,妈妈是第一个让他心动的女人。

  李四的经历不同,14岁就劳教过,原因是本市最大的十处强奸案子都跟他有直接关系。

  岁蹲过监狱,原因是霸占他人老婆,出狱后加入黑社会,更加肆无忌惮的用各种招数迷奸少妇及中年妇女,被他迫害的女人不计其数。

  看着眼前的美人,他还是强压欲火,把口红递了过去,看着妈妈涂着红色的口红,他心里想着,这娘们儿,哪个爷们能受得了呢?见妈妈涂完口红,李四说了声:

  「开始小娘子,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你呢!」

  妈妈看到对方犀利的眼神以及好色的面孔,心更加的恐慌了。

                第十章

                室内、

  小峰依然拍着摄像机,张三拿着照相机,目光全部集中在妈妈的身上,此时妈妈紧紧的夹着双腿,双手攥着腿上的白色浴巾,红着脸,低头不语。

  「太太!你老公欠了我们公司好多钱,该怎么办呢?」

  李四安排的内容是,用熟美人妻的身体替夫还债。

  妈妈不敢看对方,摇晃着头。

  「不知道吗?要不这样,把此事公布给你老公的单位如何?」

  「别、不要。」

  妈妈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很快底下头去。

  「那怎么办呢太太?」

  「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啊?那我来告诉太太吧?」

  李四戴上头套走了过去,双手放在妈妈的胸前,隔着浴巾向里面深去。
  「别、求你……别这样。」

  「噢!太太好有料,别害怕,只要太太让我爽,我会把欠债的事情往后推一推呢,啊!奶子又大又滑又坚挺。」

  李四已经等不及了,拽掉妈妈身上唯一的一件浴巾,随之妈妈全身一丝不挂,像一个雪白的小绵羊,那高挺的奶子刚刚被张三抓得充血为退,李四迫不及待的裹着妈妈的乳头,另一只手在妈妈雪白的大腿上不断游走。

  妈妈由于高潮为退,别说是玩弄她敏感的乳头,就凭对方色手随意乱摸,便再次勾起妈妈体内的欲火。

  女人虽然矜持,但这样的挑逗,妈妈又不是圣人,很快被他裹的脸也红了,气也粗了。

  李四的大手在妈妈的大腿上摸了一会儿,又回到了乳房上,抓捏着说:
  「太太的奶子已经翘了起来,是不是很想要呢?」

  「啊……」

  妈妈强忍着,虽说不情愿,随着对方亲裹另一只奶子后,妈妈把双手还是放在对方的头上,闭上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呀——就这么一亲,我怎么感觉魂儿都被他勾了去。这样下去,自己真的对不起老公了,不行,我不能,我不能背着老公以外的男人动情。

  妈妈想到这里,双手拿下来,抓着沙发的扶手,尽量的忍受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不行,我绝对不能屈服对方的淫威。

  妈妈发自内心的希望自己可以很好的控制住对方如同带刺的舌头,即便是又痒又疼,依然默默承受着,发现对方的一只色手试图深入下方,妈妈紧紧的夹着双腿,见对方放弃这样的打算,妈妈缓和的喘了一口长气。

  「太太身上好香,来让我好好欣赏你高挑的身段。」

  李四把妈妈拉了起来,妈妈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一手护住胸前,一手捂住下体的阴毛,笔直的站在那里,见摄像机不断的闪烁着,妈妈刚想说别拍,嘴巴被对方吻了上去,妈妈紧闭着洁白的牙齿,臀部被色手狠抓乱拍,疼得妈妈难以抵挡,对方趁虚而入,成功开启妈妈的口腔,占有妈妈羞涩的香舌。

  「呜——嗯!」

  已经跟两个陌生不同的男人接吻,刺激的妈妈任凭对方亲啃,李四激动的搂着妈妈亲了好一会儿才放过她。

  「太太!别害羞,都是过来人了,放开点,把手背过去。」

  李四边说,边把妈妈的双手向后拉了过去,然后站在一边观看。

  由于双手背后,把妈妈的乳房完全呈现出来,虽然刚刚经历过长时间的摧残,但妈妈的奶子依然坚挺,粉色的乳头经历过客人的戏弄,高高的翘起来。

  妈妈站在那里双腿交叉的紧闭着,腿中间,茂密黑厚的阴毛覆盖在上面,淫荡极了。

  「太太的身材真棒,奶子没有一点下垂的痕迹,娇滴滴的这么粉嫩,没生过孩子吗?」

  「生过的,是因为……」

  妈妈说到这里,双手紧紧的握着,她很不适应对方问一些各人的隐私及对自己身体的点评,光被这些人看,妈妈已经害怕的到了极点。

  「极品,富贵家的娘们就是会保养。」

  李四说完,把眼光放到妈妈的腿中间后,淫笑道:

  「太太的屄毛真多,这么多又杂乱的屄毛?」

  「请你、请你尊重一点好不好?」

  妈妈显然很气氛对方指手画脚。

  李四暗笑,心想刚才呗我哥们肏的嗷嗷直叫,如今又装紧上来,女人都她妈会装屄。

  「呵呵!太太别生气嘛!你可知道这么多阴毛意味着什么?」

  对方继续挑逗的问着。

  「不知道。」

  妈妈白了他一眼,很快把手伸过来挡在上面。

  李四激动的靠了过来,贴在妈妈的耳边说:

  「证明太太好骚,会背着老公偷汉子。」

  「你?呜——」

  对方丝毫不给妈妈机会,狠狠地亲着妈妈的小嘴儿,妈妈的娇手攥着拳头拍打着他的肩膀。

  李四放开妈妈淫笑道:

  「太太乖!坐在沙发上,让我看看你最神秘的地方。」

  妈妈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她睁着大大的眼睛不知道怎么回答,却被李四推倒在沙发上,随后抓着妈妈的美腿,用力的向两侧分开。

  「啊!别、不要……」

  妈妈先前被张三肏的有气无力了,又怎能抵过壮汉李四?

  只见妈妈双腿被对方匹开,然后李四的色手放在妈妈的大腿内侧,只随便一动,妈妈的双腿就被推放到沙发的扶手上。

  「哇!太太的小穴真小,含苞待放,如同上面的嘴儿一样漂亮,看太太,我夸你下面小嘴儿的时候,你好像很愿意受到老公以外的男人赞美,开始流水了呢。」
  妈妈听到这里,又气又羞,气自己的下面这么不争气,被陌生男人随便一看就流水了,难道我真的很淫荡吗?妈妈已经不止一次的问着自己,羞的是,那男人仿佛可以看穿自己内心的世界,妈妈还是保持冷静,尽量不去想下面的事情。
  「想不到太太170的个子,小妹妹这么小又紧凑?」

  李四的手指放在妈妈的阴户上,顺着中间的缝隙,来回磨蹭着。

  「这样被陌生男人摸,太太看起来很爽的样子呢!」

  妈妈没有回答,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些男人跟自己的老公不一样?老公每次都是直接进来呢,可是他们变法的羞辱我,妈妈在内心喊着「没有。」

  「不说话表示默认了呢太太,随便这么一摸已经很湿了。」

  李四用手指不断的拨弄着妈妈阴唇顶端突起的阴蒂。当触碰这里的时候,妈妈的膝盖向里并拢成夹紧之态,当发掘对方淫笑后,妈妈的双腿很快的恢复如初。
  这样看似平静又自然的动作,对丛花老手的少妇杀手李四来说,见的太多了。
  骚屄,还挺能装,我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李四并不急于攻占妈妈最脆弱的地方,而是搬起妈妈的一只脚,把妈妈染着红色指甲的脚趾含在嘴里。

  这么高贵的妇人,不怜香惜玉亲遍身体的每一处怎么能行呢?

  放开妈妈最脆弱的地方,妈妈总算宽下心来,暗暗自责着说,还好没被她发现,如果被这样的色狼发现自己最敏感的地方,那样,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怎么这么变态,怎么可以亲人家脚呢?噢!妈妈的腿不自然的抖动几下,原来李四那家伙用舌头舔着妈妈粉白的脚掌心。

  「哎呀!你?嗯!不要痒死啦!」

  妈妈受不了的晃动着脚丫叫着。

  「太太的大脚至少穿37码的鞋子呢,好香,你真是迷的我神魂颠倒。」
  李四又捧起妈妈的另一脚啃起来,双手不断的在妈妈的小腿上,上下摸搓着,他很兴奋妈妈刚刚沐浴过,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是那么的光滑雪白,舌头沿着妈妈的脚跟不断的向上方的脚心儿舔弄,他就是想听到高贵妇人的哀求声,果然妈妈从来没被这样舔过,痒的只求饶。

  「别啊……痒……啊!不要……停下来。」

  妈妈受不了的抖动着脚丫,李四暗笑道,小骚屄,嘿嘿!一会儿还怕你不乖乖听话。他放过妈妈的美脚,嘴巴在妈妈的小腿上向上亲着并发出巴巴的响声。
  他的胡茬子很重,扎的妈妈很不舒服,随着胡子的摩擦,每舔过每一寸肌肤,妈妈如同电力一般,虽然没说出来,可妈妈平静的表情突然紧张起来,因为她发觉自己的小腿已经不能满足他的需求了,带刺的舌尖沿着小腿滑向大腿内侧,妈妈觉得他的舌头划过的那一刹那,把她的神经都挑了过去,不断的刺激妈妈阴部的瘙痒,此时的妈妈内心无比的纠结,不行,这样真的不行了老公,我的阴部好痒老公,我好像让他舔弄我的阴部老公,对不起婷婷真的受不了啦!

  妈妈小幅度的迎合着对方晃动着屁股,她太渴望那经灵活的舌头触碰她的私处了,但对方并没有侵犯圣地的意思,而是在妈妈的阴唇周围亲啃舔弄,鼻子上发出的气流,热的妈妈的阴部奇痒无比。

  「太太的小阴户太好色了,这么多水,是不是想让我亲你下面的小嘴儿呢?」
  李四故意伸出舌头做舔屄的动作,妈妈虽然没有回答他,但从那哀求的眼神中,已经十分渴望着看着他。

  可那李四却没有舔那湿漉漉的阴户,而是舔着妈妈阴户下方的阴阜及菊花处。
  当舌尖试图深入菊花,妈妈「噢噢」了几声,中午受不了的哀求对方说:
  「别、那脏!好人,求求你舔舔我的阴户,我好受不了你……啊……快吗……」

  李四听见妈妈哀求,淫笑道:

  「太太,舔你哪里?我不是很明白呢!」

  妈妈情不自禁的摸着对方的头部说:

  「求好人舔婷婷的小穴。」

  「在骚一点太太,说下流的话给我听,不然我可不玩你了。」

  见对方原本亲上来的嘴儿又偏离了轨道,妈妈叫着说:

  「求好人亲人家的屄」

  李四高兴笑道:

  「这就对了,太太果然好色。」

  李四没有扒开妈妈的屄,而是用舌头舔弄妈妈的阴唇,妈妈的两片小阴唇被他的舌头拨弄的上下蠕动着,随后舌头被阴唇包裹,舌尖顺利的进入妈妈的桃源洞,李四张开大嘴,妈妈的两片花瓣被他含在嘴里玩弄,然后舌尖在妈妈的阴道里蠕动着。

  此时的张三不时的埋怨自己,刚才猴急上这娘们儿,忽略了舔屄的环节,看到妈妈被李四舔弄的满脸哀羞,声音骚浪,张三顿生醋意,竟然掏出鸡巴当着妈妈的面打飞机,妈妈赶紧把眼神躲避,虽然刚刚被那根鸡巴干过,但再次看到他那里粗大无比,妈妈还是很害怕的。

  女人往往是害怕男人的,妈妈也一样,她怕的不是男人的外表,内在的脾气,而是男人的鸡巴。

  此时妈妈虽然渴望对方舔弄私处,当舌头伸进阴道,嘴巴裹着阴唇,这样下流的事情妈妈虽然经历过几次,(和同学小峰,我们以后的文章里会有详细交待,现在只是想让妈妈跟不同的男人肏屄)每当小峰舔弄的时候妈妈都是高潮迭起,好一段时间才适应过来,但这次不同,对方不禁舌尖轻佻勾魂,让妈妈最受不了的就是李四的胡子扎着妈妈的大阴唇又酥又痒,花瓣瘙痒,花蕊触电,体内阵阵的幽香,被李四的舌尖逐一释放,下体竟又有了尿意。

  丛花老手的李四,知晓妈妈的屄还有更多没开发之处,不忍的暂时放弃采蜜,扒开妈妈的阴唇向里观看,那屄洞大开异常粉嫩,深处涌出的泉水如同欢迎客人的到来。

  「太太的小屄真漂亮,好骚,一点异味也没有。」

  李四不忘挑逗的用语言刺激着妈妈的身心,并试探问着妈妈说:

  「太太小屄上的性感地带在哪里呢?」

  妈妈没有回答,此时被陌生男人舔出一波小高潮,妈妈已经很羞愧了。
  李四没说话,把舌头放在妈妈阴部顶端突起的阴蒂上来回舔弄。

  妈妈强加的忍耐着,心想他只是随便乱舔,哪只对方干脆把那小豆含在嘴里不断亲咬,中指插入妈妈的屄里来回抽送起来。

  「啊……不行的……别……噢……快……嗯……好舒服。」

  妈妈本来就让张三肏干的高潮为退,如今私处最敏感的地带被色狼开发,妈妈彻底放弃抵抗呻吟起来。

  「噢……好……好棒。」

  阴蒂被舌头舔弄,中指又在阴道里的G点上抠着,妈妈彻底被李四沦陷,迎接着另一波的高潮,一旁的同学小峰也彻底佩服李四的耐心,他已经玩遍了妈妈身上的每一处,如今主攻女友姨娘最脆弱的地带,小峰暗自高兴,如今姨娘怀了自己的孩子,也不怕内射,看到姨娘如此淫荡,小峰嘴角上流漏出邪恶的皱纹。
  此时妈妈的虽然没被李四指奸潮吹,但妈妈已经高潮了两次,并不断的哀求对方上她。

  李四站起来开始脱光了身上所有的衣物,我看到李四的鸡巴虽然比张三的略短一些,不过却比他的粗一号,鸡巴的枝干上爆满了血管,龟头恶狠狠的聪包皮里探了出来,妈妈无意中看了对方下来一眼,随后双手捂着眼睛,顺口说了句:「哎呀!」

  妈妈心慌起来,没想到这个男的下面也这么大,自己的小穴那么小,哪里容纳的下?老公的跟他们比起来,简直就是大人跟孩子。

  李四淫笑着说:

  「太太是不是害怕我的兄弟了?」

  他刚想拉起妈妈,让她跪在地上为他特殊服务,不想妈妈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妈妈看到张三去拿她的包慌道:

  「别接。」

  张三拿起电话看到来电显示「老公」。他坏笑道:

  「太太!是你老公打来的不接吗?」

  李四听到这里放弃了让妈妈口交的打算,身体慢慢的压在妈妈身上。

  「别、别接。」

  可对方却按了免提,拿着手机走了过来。

[ 本帖最后由 观阴大士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