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空姐极品 3
空姐极品 3
 而这场激烈的三明治热戏,整整进行了一百多分钟;当我们三个人回到床上准备相拥而眠时,天色已经破晓,

窗外的风雨也不再悽厉,我吻着裴莉丰润的嘴唇说道:「下次我要让妳尝尝三位一体的滋味!」
她回吻着我说:「哥,我说过我愿意什么都听你的。」
肥周也凑过来说:「干脆下次我们多找几个人和妳玩大锅肏好了!」
只听裴莉面红耳赤地轻声抗议道:「不行啦!最多三个人就好。」
虽然裴莉表示异议,但我和肥周都发现她不自觉地舔着嘴唇、眼睛也立即水汪汪地泛出淫荡的光辉;我和肥周
互换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我们心里明白,裴莉这超级尤物对大锅肏的玩法抱着非常大的期待!
我们睡到中午才提早一步离开饭店,开车返回台北,而裴莉则在稍后由伟益接走,和他们家人一起踏上归程;
而在接下来的三天里,我和肥周不停地欣赏着我们和裴莉淫乐的录影带,也不断讨论着未来针对裴莉的姦淫计划。
自从在台风夜,我和肥周两个人一起享受过裴莉曼妙动人的惹火胴体以后,我便几乎无时不刻都在盘算着,要
如何再把裴莉约出来一亲芳泽,但由于伟益也深怕自己漂亮的老婆会让其他男人拐走,所以他可说是形影不离的守
卫着裴莉,只是他虽然小心翼翼的防备着外人,却怎么也没料到真正的敌人早就陪伴在他们夫妻身边。
藉着近水楼台之便,我和肥周不但可以时常在伟益家出入、也随时可以和裴莉通上电话,不过为了避免让伟益
起疑,所以我和肥周都装着若无其事,尽量减少和裴莉有太多正面或隐密的接触,因为如果想继续玩弄像裴莉这么
性感艳丽的美女,再多的等待绝对都是值得的,只是,这十多天来可望不可及的那种焦燥和患得患失的心理,委实
也让我和肥周尝到了另类的相思之苦。
所幸皇天不负苦心人,就在我和肥周准备不管三七二十一,打算要把裴莉先叫出来狠狠打一炮再说的时候,裴
莉忽然主动打手机告诉我说:「伟益这个星期四会陪他爸爸出国,星期五早上我会回娘家,中午你再打电话给我。」
这对我而言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所以我立刻通知肥周赶到我家里,因为我俩早就拟妥一个一鱼两吃的计划,
眼看时机马上就要降临,我和肥周当然得慎重其事的再沙盘演练一番,然后分头行事,好让压在我们身上的重担可
以赶快卸除。
尽管离星期五只剩三天,但我却恨不得时间能飞快的流逝,最好马上就是我能打电话给裴莉的日子,因为肥周
已经按照计划和另一帮男人谈好了一项秘密协定,所以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我们要怎么说服裴莉而已,毕竟要她同意
让六个陌生男人一起和她玩团体游戏,别说我是战战兢兢、毫无把握,我想不管是换谁来负责,恐怕也一样只能抱
着碰碰运气、姑且一试的心情而已。
星期五终于来临,我先在电话中暗示裴莉我有几个朋友很想认识她、想和她作朋友,本来我很怕裴莉会生气或
是一口回绝,没想到她却只是淡淡的说道:「这件事等晚上我们见面的时候再谈吧。」
这样的回答让我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我想事情是大有可为了,因此我更进一步的试探裴莉说:「我那群朋
友住在一家很棒的汽车旅馆,那里的房间很大、很豪华,我想你一定会喜欢。」
电话那头的裴莉沉默了片刻之后才说道:「你朋友…我见过吗?」
我篤定的告诉她说:「没有,你应该不认识他们。」
裴莉又停顿了一下之后,并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俸臀姨致壅饧拢苯亓说钡母宜档溃骸附裢砥叩隳愕轿壹蚁锟谀羌艺?br />锅咖啡接我。」
晚上我和肥周提早十五分钟便到了真锅,但裴莉已然坐在里面边翻阅着杂誌边啜饮着咖啡,她穿着一件浅蓝色
的大衬衫,没有裙子或任何东西,就是一件大衬衫、外加紧系在柳腰上的那条宽皮带,堪堪能够盖住雪臀的衣摆,
令那两条白皙修长的玉腿几乎完全暴露出来,而那大敞而开的衣领下酥胸半裸、乳沟深陷,我判断她应该没有穿着
胸罩。
虽然我和肥周都已经干过裴莉、痛快无比的和她翻云覆雨过,但是她这身极简派的性感穿着,还是让我们看得
目炫神迷、口水直流。
裴莉似笑非笑的瞋视着我们说:「那是什么表情?还没被你们看够啊?」
我看到肥周有点呆若木鸡的直盯着裴莉高耸的胸膛,赶紧推了他一下说:「看要喝什么还不赶快点?」
恍如大梦初醒般的肥周,这才满脸尴尬的拉开椅子和我同时落座;而在接下来的一杯咖啡时间里,裴莉虽然表
面上和我们有着一场不能省略的争辩,但事实上那只是她身为女人的最后一丝矜持,终究,她还是羞赧的点了头,
她最后问我的一个问题是:「他们…总共有几个人?身体…干净吗?」
我回答她:「二十分钟以后你就会知道答案。」
结果不到十五分钟我便把车开进了汽车旅馆,我们带着裴莉走上二楼时,房门已然敞开等在那里,裴莉轻咬着
下唇开始踌躇起来,我看她确实有些迟疑和犹豫,为了怕事情生变,我连忙一把将她拉进房里,而裴莉一看到里头
的四个家伙,立即满脸通红的低垂螓首,那怯生生的娇俏模样,再次让我看傻了眼,如果我不是已经见识过她在床
上的淫荡,一定会以为她是个纯洁如仙子般处女。
肥周关闭房门的声音,竟然使裴莉轻轻的颤慄起来,她瑟缩的望了我一眼,露出一付欲言又止的表情。
为了舒缓屋里怪异的气氛和安抚裴莉不安的情绪,我悄然捱近裴莉的左后侧站着,然后一手搂着她的腰身、一
手朝着肥周比画道:「喂,胖子,先帮裴裴介绍一下我们这几个朋友吧。」
肥周不急不徐地应声道:「好,就从我左手边的开始介绍好了;来,裴裴,这位是施埔,他以前可是打亚洲杯
的保龄球国手喔。」
裴莉羞赧地低着头,在向年近五十的施埔微微頷首为礼时,趁机飞快地看了身材魁梧的施埔一眼,似乎对此人
的外表还算满意。接着肥周又说道:「接下来这位是朱老板,你可以叫他朱大哥。」
裴莉迅速地打量了朱图一眼之后,便赶紧把眼光移开,我猜她和我一样,都不喜欢这个满脸横肉、留着八字鬍、
有个小啤酒肚的大个子中年人。
也不管裴莉有何反应,肥周又向她介绍第三个家伙说:「这个是陈先生,以前也是国手,你看,他都四十几岁
了身体还这么强壮!」
这次裴莉头抬高了些,仔细地多看了陈河两眼,发现这个流里流气的壮汉,也正用他那对细长而锐利的眼睛,
满脸邪气的冲着她诡笑;裴莉连忙移开视线,也没和他打招呼。肥周指着最后一个人说:「他是何威,事业横跨美、
亚两洲,是个很有地位的商人。」
裴莉看了那人一眼,轻轻地向他点头问候道:「你好,何先生。」
而这个年逾半百的家伙,并没有前面那三个人所拥有的高大体型,略显瘦削而脸色苍白的他,有着一股异常阴
鬱的气息,他紧紧地盯视着裴莉,却一句话都没说,不过他眼中会不经意地透露出一丝残酷的光芒;我不晓得裴莉
是否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危险性,但是不管如何我都只能保持缄默,绝对不敢将这群人的真实身份告诉裴莉,因为,
他们不仅是肥周的债主,也是我上百万赌债的债权人!
为了冲淡有点尴尬的气氛,我搂着裴莉往前走了几步,站到了床边之后,我指着摆放在另一头的造型躺椅说:
「你喜欢直接上床,还是先从那张椅子上开始玩?」
裴莉可能没想到我会如此直截了当的这么问她,原本就红潮未退的粉嫩俏脸,霎时又是嫣红一遍,她顿了顿、
偷偷地看了那张造型流线而奇特的大皮椅一眼,有点好奇的低声问我说:「那是……什么椅子?」
我笑着说:「在美国它叫休闲躺椅,在这里则是专门用来玩多P 游戏的作爱椅。」
我一说到这里,裴莉的螓首已经快垂到了她的乳沟里,她激烈起伏的胸脯,说明了她对那张椅子有着无比的憧
憬和想像,我也不再罗嗦,搂着她走到椅子旁边,而其他人也马上围立在我俩四周,眼看局势已成,我原本搂抱着
裴莉纤腰的右手,便顺势往下滑到了她的香臀之上,隔着衣料,轻巧地爱抚了几下那结实而充满弹性的美臀之后,
我手掌再往下一落,便贴上了裴莉光滑细嫩的大腿,我正打算将我的魔爪探进裴莉的裙裾,她却忽然轻轻地按住我
蠢动的手掌说:「等……等一下……你……你们先听……我说……」
我们六个人全都安静地等着她说话,而裴莉像是思考了良久、也鼓足了勇气之后,才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
我嚅懦地说道:「在……这种……椅子……上面……作……人家……会……不会……受伤……啊?」
我还没回答,裴莉又用她那对含情脉脉、荡人心弦的媚眼,像求饶般地环视着我们每个人低喟道:「还有……
你们……这么……多人……人家……只有……一个……等……一下……你们……一定要……对人家……温柔……一
点……」
裴莉边说还边舔着她的嘴唇,那香滑灵巧的舌尖,溽湿了她美艳而性感的双唇,那红唇上的水润光泽辉映着她
烟雨迷濛的勾魂媚眼,不只是我看呆了!在场每个人全都被这活色生香、楚楚动人的绝代美女完全吸引住了!除了
血脉贲张、暂时停止了片刻的呼吸之外,我暗自在心中喝了一声采道:「好个超级尤物!」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恍然恢复过来,虽然眼前的裴莉依旧是千娇百媚、淫态横生,但我早已昂然勃起的胯下
之物,却催促着我要赶快去解除裴莉的衣物,正当我急匆匆地要去卸掉裴莉腰上的宽皮带时,施埔忽然一把推开我
说:「别急!慢慢来,这么赞的货色要慢慢玩才够味。」
我退开一步,让施埔取代我的位置,只见他由后面伸出双手搂抱住裴莉的腰肢,而裴莉也顺势全身往后仰靠在
施埔怀里,她软绵绵地瘫在施埔臂弯内,脑袋枕在他的左肩头,媚眼如丝地仰望着施埔的脸孔说:「喔,施……大
哥……吻我……求求你……吻我……」
施埔凝视着裴莉鲜艳欲滴的姣美脸蛋好一会儿之后,才低头吻向她半开半合、吐气如兰的樱桃小口,而他的双
手也同时搓揉着裴莉硕大饱满的双峰;裴莉则一手反勾着施埔的后颈脖、一手引导着施埔的大手伸入她的衣领里面
去寻幽访胜。每个人都看得心惺动摇、口干舌燥,陈河一脚跨到裴莉身边,就在裴莉甫和施埔嘴巴分离的瞬间,他
立刻接手吻住裴莉,而裴莉也立即倾靠到陈河身上,两人展开了一场『吱吱啧啧』的热吻,这时候施埔开始动手去
解开裴莉的宽皮带;看着来者不拒的裴莉,肥周也已经忍耐不住,他冲到裴莉背后,双手隔着衣服取代了刚才施埔
在进行的工作;而我们剩下的三个人,开始飞快地脱光自己身上的衣物。
裴莉轮流和施埔及陈河两人不断地接吻,而肥周则照顾着她那对已然露出在衣领外的大奶子,一如我所预料的,
裴莉并未穿戴奶罩,她在宽皮带被施埔解开的瞬间,整件像大衬衫似的性感衣服便敞了开来,两粒巍巍然耸动着的
大肉球,晃现着令人目眩神迷的雪白光浪,我走向前去蹲在裴莉的面前,双手抓住她白丝性感内裤的两端,一把便
将裤子拉到了她的膝关节部份,我目瞪口呆地望着她那片芳草萋萋的漂亮禁区,那像沾着朝露显得有点湿润的捲曲
耻毛间,两片粉嫩的阴唇若隐若现、煞是撩人,我紧紧地抱住裴莉的香臀,迫不及待地向着她饥渴的胯部吻了下去
;裴莉的衣服已经被拋在我的脚边,而肥周也帮我从裴莉的足踝上取走了她的三角裤;这时候的裴莉除了脚上的高
跟鞋,那浑身赤裸一丝不挂的模样,简直就像是头等待着被人生吞活剥的待宰羔羊。
朱图与何威一左一右,取代了施埔和陈河的位置,他们俩除了贪婪地轮流和裴莉接吻之外,还交互品尝着她傲
人的双峰;而我则痛快地舔舐着裴莉的阴唇和水声潺潺的洞口,那带点骚味的蜜汁,在我的吸吮之下越流越多;至
于肥周则是在爱抚够了裴莉的雪臀之后,才退到一旁去和施埔及陈河他们一起脱衣服。
裴莉的呻吟和喘息断断续续地飘荡在房里,何威不知何时已半坐半卧在那波浪造型的躺椅上,他忽然大声地叫
着裴莉说:「过来!美人,屁股对着我的脸趴下、两脚分开。」
我和朱图只好暂时放弃享受,让裴莉乖乖地跨立在躺椅上方她背对着何威,慢慢地弯下腰身、两手扶在躺椅的
小波浪椅板上,将她整个雪白浑圆的嫩滑屁股,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何威面前,而何威的鼻尖离她大辣辣张开的腿根
只有五寸的空间,那两片刚被我大肆吸吮过的粉红色阴唇,湿漉漉地反射着灯火的光辉,一条滴流着淫水的小肉缝,
兴奋地微微歙动着,而那片浓密而柔细的阴毛显得有点凌乱;何威仔细地端详了片刻之后,两手扶着裴莉的雪臀,
便将他的脸庞贴到了裴莉的股沟上面;只听裴莉舒坦地发出一声嘤咛,双脚和屁股同时淫荡地摇了几摇。
我们一边围观着何威的舔屄秀、一边爱抚着裴莉曼妙诱人的丰腴胴体,等到裴莉开始哼哼唧唧的摇头晃脑、整
个屁股也开始大弧度的拋掷起来时,何威用他右手的中指插进了裴莉的屁眼,左手的食指也刺入了她的浪穴,当他
的双手和舌头同时展开抽,才不过几下工夫,便使裴莉被他整得气喘嘘嘘,频频回首看着他说:「喔……噢……对、
对……就是那里……哦……啊……天吶……你好……厉害……把人家……弄得……好舒服……」
何威像是得到了莫大的鼓励一般,不但双手抽插的动作越加勇猛迅速,整个脸也拚命地磨蹭着裴莉的阴户,好
像恨不得把他的鼻子也塞入裴莉的阴道里;这时陈河看得兴起,他舍弃把玩裴莉双峰的享受,挤到我的身边,学着
何威将他的右手中指也插进了裴莉的屁眼内,裴莉痛得闷哼一声,但并没有叫他们停止,反而任凭他们两人尽情地
对着她紧密的后庭,展开一连串粗鲁的抠、挖、抽、插与撕扯,到了最后连施埔也加入,他们三根粗糙的手指头,
残酷地挤满裴莉窄小的屁眼,弄得裴莉是闭眼蹙眉、满脸悲苦的神色,但说也奇怪,不管他们怎么整肃裴莉的屁眼,
她就是硬撑着,没有哭叫或求饶个半声,只是不断的哼哼呵呵、嘤嘤哦哦。
我看着裴莉的雪臀摇得像个波浪鼓,忍不住爱怜地轻抚着她垂荡的豪乳说:「宝贝,你如果受不了就说出来。」
没想到裴莉却摇着头告诉我说:「没关系,哥……只要你的朋友喜欢……我愿意……让他们……随便玩……」
裴莉的话叫人感到不可思议,但我已无暇去多费心思,因为这时何威已抬起头来,他让肥周也加入他们的指奸
集团,四个人四只手指头、两手并用,同时凌虐着裴莉的小浪穴和肛门;而朱图业已站在裴莉面前,他扶起裴莉低
悬的脑袋,挺着他那根怒气冲天的紫红色大鸡巴,喝令着裴莉说:「婊子,快点帮我吹喇叭!」
裴莉顺从地含住他的龟头,开始帮朱图口交起来;我看着她那串摇摆不定的大耳环,心里也不再存有怜香惜玉
的念头,我狠毒地掐拧着她硬凸着的小乳头,想看看这无耻的荡妇到底能承受到什么地步;而裴莉这超级尤物,竟
然在我们六个人的多方夹击之下,还是撑了十多分钟,才浑身抖簌簌的疯狂甩荡着屁股,嘴里还塞着一根来不及吐
出来的大鸡巴,便咿咿唔唔的洩了个一塌糊涂,只见她不住颤慄的双腿内侧,大量透明的阴精湿淋淋地不断沿流而
下……久久之后,裴莉才像虚脱似的跪伏在何威身上,而朱图的大龟头还贪婪地留在裴莉的嘴角不愿抽离,他单脚
跪地,淫笑地望着我说:「阿风,没话说,你找来的这婊子不但人美、身材棒!淫技看起来也是一流的!哈哈……」
刚爆发过高潮的裴莉,还趴伏在那里喘着气,但朱图并不想让她休息,他拍着裴莉的肩膀说:「继续吃!婊子,
游戏才刚开始而已。」
裴莉缓缓地抬起头,她伸出舌尖,轻巧而曼妙地舔舐着眼前的大龟头,而仍然被她倒骑在身上的何威,忽然拍
拍她的屁股说:「转过来好了,小荡妇,骑到老子的屌上来爽一爽。」
朱图这时候才肯放弃裴莉的嘴巴,他帮忙裴莉迅速地转身,然后让裴莉跨站在何威那根大约六寸长、昂然挺立
的鸡巴正上方,而反应灵敏、配合度几乎百分之百的俏裴莉,也立刻善解人意的蹲下去,她一手握住何威那根不算
粗的东西,一边调整着角度,当她的阴唇碰触到何威龟头的那一瞬间,她浪荡地发出一声吟哦,她雪白动人的躯体
缓慢地往下沉落,但她姣美而妖艳的脸蛋却同时往上抬高起来,她散发着慾火的水亮双眸,风情无限地瞟视着我们
每个人,那表情似乎是在向我们宣告──她就要再多一位入幕之宾了!
就这样,裴莉在我们的注视之下,屁股一寸寸的缓慢往下沉落,而何威的鸡巴也一寸寸的消失在裴莉的秘洞里
面,当她们两个人的接触点完全密合以后,裴莉发出一声如梦似幻的喟叹说:「哦……何……大哥……你的……东
西……好硬喔!」
何威双手搓揉着裴莉的乳房说:「乖宝贝,从现在开始要叫我威叔,知道吗?」
「是,威叔……我知道了。」裴莉乖巧地回应着,两手扶在躺椅的靠背顶端,开始主动骑乘着何威的鸡巴,她
美丽的雪臀起起落落,幻化出一阵阵令人目不暇给的狂野肉浪,伴随着从她浪穴里发出的『噗吱噗吱』声、以及从
她喉咙中迸发出来的亢奋闷哼声,害我们几个在一旁围观的人,个个都手握着自己怒不可遏的鸡巴,边看边手淫起
来;而裴莉还火上加油的浪叫着说:「啊……啊……威叔……我的好……哥哥……噢……呀……你把人家……肏得
……好舒服……喔……」
其实何威只是躺在那里顶着裴莉而已,他除了忙碌地吸吮和把玩裴莉的那对大奶子之外,并没办法做出太大的
抽插动作,所以严格讲起来,根本不是何威在顶裴莉,而是裴莉骑在何威身上套干他才对;陈河是第一个等到没耐
心的人,他忽然站到裴莉旁边,一把将裴莉的脑袋扭转过来,让裴莉的嘴巴就正对着他悸动中的硕大龟头,他腰身
一沉,便把整支大鸡巴往裴莉的脸蛋乱刺乱冲,而裴莉也没等他开口指示便檀口一张,硬着头皮任那颗鼓胀着的大
龟头,粗暴地挤进了她的口腔中;就这样,何威和陈河合作无间地享用着裴莉上下两张美妙的嘴巴,过了几分钟以
后,朱图也站到了裴莉的另一边,他急着想和陈河分一杯羹,而为了满足他,裴莉只好脑袋轮流左摇右摆,忙碌地
吞吐着两根滚烫而僵硬的大鸡巴;我看了一阵子以后,也跨立到躺椅上方,我用双手扶住裴莉不停摇摆的雪臀,然
后曲身向前,将龟头贴上她的菊蕾,再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随着猛戳而下的当际,我口中也大叫着:「干死你这
淫荡的小浪穴!喔──裴裴……我要活活把我干死在这里!」
尽管我奋力的冲锋陷阵,但因为没有使用润滑油的关系,只有龟头整个卡进裴莉的肛门里,其餘的柱身完全被
阻绝在外,我挺动着屁股,想一举把我八寸长的大香肠整条塞入她的屁眼里,但这时裴莉已闷哼着回头看着我说:
「哦……阿风……不要这么狠……这样……会痛……哎……啊……好哥哥……求求你……不要……硬闯嘛。」
就在我的大龟头卡在裴莉的肛门内动弹不得时,肥周不愧是我的多年好友,他立即冲进浴室去拿了瓶护肤乳液
出来给我,并且还帮我和裴莉的交合部份涂上大量的乳液,而藉着乳液的润滑功能,我开始可以一寸寸的顶入,虽
然裴莉肛门内的括约肌依然紧紧缩箍着我的鸡巴,但却无法阻碍我的逐步深入,当我如愿的展开长抽猛插的动作时,
只见裴莉那串大耳坠激烈地左摇右摆,她一面承受着我和何威的前后夹攻、一面忙着左含右舔,一刻也不敢冷落了
陈河和朱图;就这样,一幕四位一体的火辣辣嬲戏,在我们轮流换位元的方式下持续进行着。
但我们可不会暴殄天物,囫囵吞枣的胡乱享受一下便算数,我们采取的是三分钟战术,也就是每个人最多只抽
插三分钟便换位,这样不但可以保持体力、延长射精时间,同时也可以因为频频换将,而让裴莉更容易达到高潮,
因为,当不同造型和尺寸的鸡巴,不断干进女人体内时,对任何女人而言都是另一种新奇的刺激。
当我们五个人轮流干完一遍裴莉的肛门时,裴莉虽然已经满身香汗,丰满的胴体也扭动不已,但却丝毫没有要
进入高潮的征兆,尽管她的呻吟声不绝于耳,可是她又什么都没说,害我们一时之间,也摸不清楚她到底是痛苦还
是快乐。
倒是一直被裴莉骑在胯下的何威,忽然轻拍着她的大腿说:「让我站起来,换我走后门了。」
裴莉起身以后,何威一站起来,便叫她双手扶住椅靠、两脚大大地分开站在躺椅的两边,变成俯趴在躺椅上跨
立的淫猥姿势,接着何威站到椅子上抓住她的腰肢,采用居高临下的冲撞体位,猛烈地狂干着裴莉的菊花小穴,霎
时屋内便充满了『霹霹啪啪』的皮肉撞击声,